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戰爭片  »  間諜佐爾格
間諜佐爾格》簡介:

筱田正浩導演一向追求理性的題材和電影畫面的美感,長期處于日本電影界的先鋒地位。他自稱為“最后的作品”—歷史大作《間諜佐爾格》將于14日公映。該片以“戰爭”、“日本”為主題,加上電影技術等,可以說是融入了筱田導演近年電影的集大成。
  
  冷靜地觀察日本
  
  《間諜佐爾格》這部影片是以即將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日本為主要舞臺。該片通過對向蘇聯秘密提供日本軍部和德國軍事動向的間諜—理查德·佐爾格和向他提供情報的日本新聞記者—尾崎秀實的刻畫,反映了“昭和”時代的情形。
  
  14歲時經歷過日本戰敗的筱田導演說:“自己也曾經是想為天皇獻身的皇國少年。但讀了佐爾格事件的資料后,對他們能夠冷靜分析當時情況深感吃驚。這兩人對當時的日本看得很通透?!?
  
  在影片《瀨戶內少年棒球隊》、《少年時代》等“少年三部曲”中也進行刻畫的日本的戰敗成了筱田導演的核心題材。他的觀點透視到現代,認為“8月15日是日本人的‘活斷層’。那個時候,國家敗亡,日本人至今都想找回自己的國民意識,卻怎么也找不到?!?
  
  在影片中,佐爾格被描繪成抱著和平和國際共產主義理想從事間諜活動的人物,尾崎則被刻畫成一名想為被日本軍國主義蹂躪的中國人民盡點力的人物。
  
  渺茫的希望
  
  “20世紀從共產主義開始,也以其崩潰結束。這兩個人留的血有意義嗎?再進一步說,人類為什么要戰爭呢?雖然我對人類實現徹底的和平已經絕望了,但是人類如果不繼續走下去就不會找到出路?!痹谟捌胁迦氲募s翰·列儂的《想象》和魯迅的話語中寄托了導演的愿望。
  
  該電影從佐爾格和尾崎被逮捕的場面開始倒敘。不僅這部電影,筱田導演的電影中的主人公多數都是沒能實現自己的理想,走向末路的人。
  
  關于這點,筱田導演說:“我自己就是輸給美國和美國文化的人。但是獲勝的一方只會變得傲慢,而輸的一方卻能看清整體。從受到挫折的人身上才能歸納出整個狀況?!?
  
  以數碼技術作為突破口
  
  從被稱為“新浪潮派”的松竹時代到與已故的宮川一夫攝像師(注:黑澤明《七武士》等影片的攝像師)共同合作,筱田導演都以“映像派”而出名。在這部影片中,影片畫面的數碼化也是值得關注的一點。
  
  筱田導演說:“電影的百年歷史是通過膠片來體現畫面的美感,如果只是拘泥于這種技術,那將是時代性的錯誤。我想,制作出一部不輸給好萊塢電影的、場面宏大的電影,并且表現只有日本人才能作出來的世界,這樣的電影只有通過數碼化畫面才能制作?!?
  
  不使用膠片,用數碼高清晰度攝像機拍攝,并將畫面保存在電腦里,這就是數碼電影制作的主要過程。合成通過CG(電腦制圖)再現的戰前的銀座街道等場景。在影片《寫樂》中試驗性的用了十幾個CG片斷,在影片《梟之城》中有一百多個CG片斷,而在這部影片中CG片斷增加到了980個。
  
  筱田導演說:“這部影片中包含了日本現代史、數碼畫面、電影社會學等各種知識。以后再要創作電影的話,有必要進行新的學術研究”。他表示將在退休后回到母校早稻田大學培養下一代人才。                         

捕鱼王财神到技巧